央廣網北京7月14日消息(記者王楷)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若從1948年以色列建國算起,巴以衝突已經持續了66年。不過,這對老冤家似乎依舊停留在青春期:衝動、暴躁、易怒。最近, 由於三名以色列少年和一名巴勒斯坦少年先後遭到劫殺,新一輪巴以衝突“爆點”再次被觸發。13號,以軍對加沙地帶發起的“護刃行動”進入第六天。24小時之內,以軍對加沙地帶200多個目標實施了空襲,造成的死亡人數已經超過150人。
  就在外界關註以軍是否會升級軍事行動之時?以軍的特種部隊12號晚至13號凌晨突然出手,突襲了加沙地帶的一個火箭彈發射點,導致巴方單日死亡人數再創新高。新華社耶路撒冷分社記者鬱瑋說,這是以軍發動“護刃行動”以來,以軍特種部隊首次發起地面攻勢。
  鬱瑋:以色列國防軍13號日證實,以軍12日晚至13日凌晨派遣特種部隊對加沙地帶北部發起突襲。據以色列當地媒體報道,以軍有4人在12日晚發起的突襲行動中受輕傷。伊斯蘭抵抗運動(哈馬斯)有3人在突襲中死亡。這是以軍對加沙地帶巴勒斯坦武裝人員發動“護刃行動”以來,以軍特種部隊首次發起地面攻勢。以色列國防軍發言人對記者說,突襲行動是為摧毀哈馬斯的一個遠程火箭彈發射點。該發射點對以色列中部及北部地區發射多枚遠程火箭彈,威脅以色列人民安全。
  分析人士認為,如果以方轟炸未能遏制住加沙武裝對以境內的火箭彈襲擊,以政府將面臨越來越大的發動地面戰的壓力。但是,貿然出動地面部隊必將使以巴局勢複雜化,以政府將面對一系列不可預料的風險。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副院長李紹先:一旦發動地面戰,可能會暴露以色列的很大劣勢,為什麼這樣講?一旦發動地面戰,就進入巷戰的階段,加沙地帶三百多平方公里擁擠著兩百多萬人,在那樣狹窄的人口密集的空間,以色列一旦進去,官兵將冒極大的危險,恐怕以色列難以承受。其次,一旦地面戰進去以後肯定會造成群死群傷,巴勒斯坦大量的平民死亡,造成人道主義災難,這是以色列所難以承受的。
  衝突仍在持續。即便國際社會嚴重關切加沙地帶人道主義危機並強烈呼籲立即停火,但是至少截至13號,雙方都未表示出任何收手停火的意願。問題也由此產生:哈馬斯心中在打著什麼算盤?誰又能調解此輪巴以衝突?
  這幾天,哈馬斯的火箭彈不斷飛向以色列縱深目標,作為回擊,以軍高強度空襲加沙也造成大量人員傷亡。然而,加沙當地民眾並不怪哈馬斯襲擊以色列,反而力挺。
  加沙流傳這麼個段子:因為一直聽說當烈士可以直接進天堂,一個加沙小伙子偷偷進入以色列實施了自殺式襲擊,自己也沒命了。當他到了天堂大門的時候,發現門口排著老長的隊,一問,原來都是加沙的烈士,都等著進天堂。他們認為,他們在打一場反對“占領者”的戰爭,因而必有犧牲。
  12號夜裡,哈馬斯發言人薩米·阿布·祖里表示,哈馬斯會同以軍抗擊到底。
  薩米·阿布·祖里:以方占有了我們大片土地,哈馬斯設法打擊以色列,使得這些土地沒有被成功的占領。出於報複,以方對巴勒斯坦發動軍事襲擊。我們宣佈,這些襲擊和殺害不能夠打擊我們人民的意志,我們也將繼續直面這些醜惡的殺害,保衛我們的人民。
  對哈馬斯而言,與以色列鬥爭是一筆軍事上代價能夠承受,但是政治上和經濟上卻可“名利雙收”的划算買賣。巴勒斯坦立法委員會選舉和總統選舉將於年內舉行。因“外部經援”中斷數月而底氣不足的哈馬斯此時迫切需要“外部刺激”來爬出政治低谷。
  另一方面,加沙地帶巴勒斯坦武裝人員持續發射火箭彈襲擾以色列,是促使內塔尼亞胡政府決心發動此次軍事行動的直接原因。儘管存在難度,以色列領導人仍然希望將加沙地帶巴勒斯坦武裝力量打回到“石器時代”。
  雙方鏖戰何時休,目前難尋希望的曙光。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此輪巴以對峙缺少一個外界的“調停人”。
  李紹先:停火就得需要有中間人,現在看來,這次沒有一個合適的中間人,美國現在願意撮合,但是美國因為偏袒以色列,必須找一個能和哈馬斯有聯繫,而且對哈馬斯有影響的國家,上一次2012年埃及的摩西,現在埃及和哈馬斯的關係已經完全破裂,所以埃及很難以承擔起這個責任來。在這種情況下,下一步停火缺少這樣一個角色。
  巴以局勢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強烈關註。12號,聯合國安理會本月輪值主席、盧旺達常駐聯合國代表加薩納發表聲明,敦促雙方停火。
  加薩納:安理會要求有關各方尊重國際法,包括對平民的保護。安理會支持巴以恢復直接談判,以便最終達成全面和平協議,實現巴以兩個國家的和平共處。
  對於巴以衝突的不斷升級,中國也深表憂慮。正在伊朗首都德黑蘭訪問的中國中東問題特使吳思科呼籲雙方立即停止武力行動,避免造成更大的人道主義災難。  (原標題:以色列對加沙發動地面突襲 致巴單日死亡人數創新高)
創作者介紹

台南

ji33jiyi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